凸轮分割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凸轮分割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淮南寿县一母亲与女儿失散26年母亲节终于相见

发布时间:2020-10-15 01:20:07 阅读: 来源:凸轮分割器厂家

中安在线讯 据新安晚报报道,5月14日,淮南市寿县窑口镇马墙村下起了雨。在55岁村民马氏兰心里,这一天如26年前女儿离家时那天一样,风大雨急。只是那一别杳无音讯;而这一回,女儿终于回家了。

1991年,马氏兰娘家妹妹来寿县探亲。她委托妹妹带女儿给重庆老母亲看看。谁料,之后女儿下落不明。

6岁女儿杳无音讯

至于女儿离家时的确切时间,马氏兰已经记不清了。她只记得那时油菜花开,地里一片金灿灿。

“我妈年纪大了。我家里还有几个小孩要照顾,不能去看她。刚好我妹妹妹夫来安徽,就让他们带女儿过去看看。”马氏兰说。

那天下着大雨,马氏兰将妹妹妹夫和女儿送出村口就回来了,大儿子杨刚却一路追了两里路。“我比妹妹大3岁,经常背着她玩,舍不得妹妹去外婆家。”杨刚说,他知道外婆家很远,兄妹俩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再见面了。但是他不知道,下一次见面却等了26年。

离开家的女儿叫杨娟,那一年才6岁,排行老四。因为家里生养了5个孩子,为了养家糊口,杨娟的父亲杨明和到山西务工,杨娟被带走时,他并不知情。

“以前没有电话,我们就通过写信联系。我没有想到女儿会弄丢,所以在过年的时候才问她的情况。”马氏兰说,那年春节前她写信回娘家问女儿过得怎么样,生活习不习惯。然而却接到家里来信,说女儿根本就没有来重庆。

到福建打工找孩子

马氏兰愣住了!让她震惊的是,不仅女儿没有去重庆,妹妹妹夫也和娘家失去了联系。收到信后,她躺在床上七天七夜,几乎不吃不喝。

“这事对我妈打击很大,她就一直哭。我把饭端床前,她也不吃。”杨刚说,后来舅舅还特地从重庆到寿县来了一趟,确认妹妹没有去重庆。

从山西回来的杨明和得知女儿不见了,发疯似的寻找。家里虽然贫苦,但五个孩子是他的命根子。

对马氏兰来说,妹妹将女儿带走却下落不明让她无法释怀。她怨恨妹妹,但是寻找女儿的希望还是在妹妹身上。为此识字不多的她不停地找村里人写信给娘家,打听是否有妹妹的消息。

1999年马氏兰的弟弟来信说,有人在福建见过妹妹。马氏兰不知道福建到底有几个地方,但是她知道厦门很大,为此决定去厦门,一边打工一边寻找女儿。

当时其他四个孩子最大的16岁,最小的才9岁。家里不能没有大人,杨明和就留在家里一边种地,一边照顾孩子们的生活。

“我没有女儿照片,只知道我妹夫是莆田人,就报妹妹和妹夫的名字,看有没有人认识。”马氏兰说,她到附近工地、工厂打听哪里有莆田人,一见面就打听妹妹妹夫下落。

丈夫重病加速寻女

2015年冬天,杨明和突发脑溢血,不省人事。在重症监护室抢救了4天后,与死神擦肩而过。

“我爸身体不好,他说怕有生之年见不到妹妹了。所以我们寻找妹妹的心情更加急切。”老大杨刚说,他相信能找到妹妹,但不知道什么时候,所以想先留下父亲的DNA。为此去年年底他陪着父亲到寿县窑口镇派出所报案并采血。

寿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侦查员陶警官说,警方采取了杨明和血样,并将DNA信息送至省公安厅进行比对,初步发现福建省莆田市一名叫“陈丽钦”的女子信息比较符合,警方赴福建厦门、莆田等地展开调查。

“我们找到了杨娟的姨妈。当时他们将孩子送给了房东,后来房东把孩子拐卖,几经易手,孩子到了现在这个养父母家。经过调查,几个拐卖人已经去世。而杨娟,就是现在的‘陈丽钦’。”陶警官说。

26年后终见到女儿

“5月10日中午,我接到寿县公安局电话说孩子找到了,很快就能回家,我都不敢相信。”马氏兰说,当时二儿子还在莆田寻找女儿,她立刻打电话通知他,“不要找了,赶紧回家。”

就在前两天,久违的妹妹也与他们取得了联系。“警察找到她后,她也给我打了电话,说对不起我。”马氏兰说,妹妹告诉她原本要返回重庆,由于没有钱,他们就打算先到莆田打工,赚了路费钱再回重庆。结果找工作难,又带着一个孩子。房东条件好,想要这孩子,她就把孩子送人了。之后她也很后悔,去找过房东,结果房东搬家,再也找不到了。

14日上午,寿县窑口镇马墙村,家里或站或坐挤满了人。杨明和坐在轮椅上,不住往门口张望。马氏兰双手捏得很紧,手心都出汗了。

12时36分,一辆黑色轿车驶至家门口,在众人簇拥下,杨娟下车出现在杨明和夫妇面前。杨明和老泪纵横,紧紧握住女儿的手不松开,马氏兰则抱住女儿嚎啕大哭。

当年杨娟离开家后发生了什么,这些年又是怎么过来的?杨娟说,那时她跟着姨妈姨父一直辗转坐车到了福建,她一路晕车,至于怎么来到了养父母家里,她记不清了。不过养父母对她挺好,只是她心里一直知道自己是被抱养的,回家念头从未断过。如今她已结婚生子,在山东济南工作。

“小时候没条件也没能力,去年2月份,我在当地派出所采了血样,希望能找到亲生父母。”杨娟说,她依稀记得母亲的模样,还知道有一个大哥。这次一家团聚,心愿达成,感到很幸福。

外阴白斑怎么治疗

南京治疗牛皮癣专科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南宁皮肤病医院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