凸轮分割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凸轮分割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李扬金融创新应服务于实体经济

发布时间:2021-01-08 01:43:45 阅读: 来源:凸轮分割器厂家

编者按:发端于美国的次贷危机一步步演化和扩大为一场全球金融危机,并引发了全球经济的下滑和动荡。此次危机既为我国未来的金融改革和经济发展提供了众多值得借鉴的经验和教训,也带来诸多机遇。本报今起推出系列报道,分析金融危机对中国的影响和启示,以飨读者。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所长李扬日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金融危机令我们反思金融发展和创新战略。我国金融创新应服务于实体经济,在完善我国金融体系的过程中,发展市场和发展中介不可偏废。

李扬认为,美国金融危机也使得我们需要构建新的国际货币制度,他倾向于使用固定汇率制度。就外汇储备投资问题,他认为,只要我国拥有大量的外汇储备,就不能不购买美国国债。

发展金融衍生品需区别对待

李扬指出,在美国,政府、企业均举债消费或生产,这是美国金融危机的根源。美国金融危机给中国很多启示,首先是金融改革与创新要服务于实体经济。

他说,在金融改革和发展的过程中,我们应牢记为企业、居民和实体经济服务的原则。金融衍生品发展是社会经济发展的必然趋势,但发展衍生品要区别对待,衍生品中自娱自乐、自我服务、扰乱市场的坚决不发展。

目前,金融与实体经济“疏远化”倾向在国内也有所表现。例如,债券市场服务对象主要是金融机构自身。此外,非银行金融机构纷纷上市,其合理性也可质疑。这些机构的行为被资本市场动态所左右,它们的主营业务已经模糊,并产生了一系列后果。历史上,我们曾发生过3·27国债期货事件。近年来的NDF市场也与我国实体经济并不挂钩,但其却左右了人民币升值预期。这些事件都值得重新反思。

同时,要切实加强对金融业的风险管理,坚持风险回避原则,不符合风险管理条件的贷款坚决不贷;要建立完善严格的内部控制制度,预防并控制损失;要有充足的资本储备应对风险并能够转移风险。

资本市场发展潜力巨大

美国金融危机也使我国重新审视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的关系。李扬认为,中介和市场没有绝对的优劣之分,只有与经济发展的需要是否相符之别。

他说,我国正处于高新科技产业化并通过这一过程来从根本上改变产业结构的时代。因此,大力发展金融市场应当是我国的重要任务。但作为后发展国家,我国主要是承接发达国家已实现的高新科技产业化的成果,而推广这些成果,需要中介的大力支持。因此,继续发展金融中介依然具有重要意义。

李扬说,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的机遇,深深植根于中国实体经济的稳定发展之中。中国有相当高的储蓄率,同时工业化、城镇化、市场化、全球化将带来大量需求,所以中国的总供求是平衡的。中国股票市场之所以还有很大的发展潜力,就在于中国有大量的企业需要公司化改造,需要筹集资本,这在发达国家已经不存在。

此外,大力发展为企业服务的债券市场,使得市场高度一体化,是中国发展债券市场的主要任务。

李扬还表示,我国应汲取美国的教训,大力建设和完善我国的登记系统、评级系统、征信系统、支付清算系统等金融基础设施。

推动人民币“走出去”

李扬说,经过此次金融危机,需要重塑布雷顿森林体系,要讨论用何种新的货币作为本位币、其他货币与本位币是采取固定汇率还是浮动汇率等问题。他自己倾向于采用固定汇率。

汇率制度涉及到国际关系,对于一个经济体而言,价格体系稳定很重要,尤其是在国际货币制度上,我国需要一个稳定的货币政策。“不能同时有那么多不确定性在发生。”同时,一旦出现国际收支不平衡,美元、欧元、日元都需要承担调整的责任。

他表示,由于我国的实体经济没有受到较大影响,因此可在全球经济下滑的条件下,保持国民经济平稳较快增长,从而提升我国的国际经济地位。同时,可利用全球金融体系调整和改革的时机,增大我国的发言权。要努力发展亚洲地区经济和金融合作,推动人民币“走出去”,并在亚洲经济和金融活动中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

李扬表示,人民币国际化的必要条件是贸易与财政双赤字。我国能否承受、能否控制这样的状态,需要认真考量。实现这一进程,在短期内恐怕难以办到。对我国有真金白银好处的是区域货币。目前中国与东盟各国推进的自由贸易区建设比货币区更为根本。

外汇投资要考虑长期利益

关于现有外汇储备的使用问题,李扬表示,“外汇储备是否购买美国国债是个伪命题”。如果我国仍然保持大量的外汇储备,就不得不购买美国国债。

李扬驳斥了“用外汇买东西给农民用”的说法。他说,外汇只能买国外的产品,可以选择的币种有美元、欧元、日元、英镑,币种选择之后再选择产品种类。此前中国购买国债比较多,有舆论认为购买国债不赚钱,但比国债收益更高的两房债券在此次危机中显示出了巨大风险。

李扬表示,我国外汇储备投资要考虑长期利益。对于将外汇储备中的美元部分换成欧元的说法,他表示,“不能将散户心态变成国家战略”。如果将美元换成欧元,可能还没进行置换,听到风声的市场已经做出巨大反应。“即使20亿美元不动声色换出来都需要两个月。”

他还表示,所谓海外“抄底”,其本质是一个改变外汇储备的资产结构问题。鉴于跨国并购金融机构极少成功的事实,在这个问题上我国必须慎之又慎。“我们不知道这次危机什么时候结束,而且不同国家的金融机构很不相同,文化问题很重要。我们可以买美林,但是我们做不出美林团队做的事情。”

重庆市哪个医院治疗牛皮癣效果好

上海明珠医院医师介绍:尿毒症的具体治疗方法都有哪些

上海谁做过输卵管结扎再通手术多少价

上海的盆底功能障碍医院哪家好

上海妇科医院:附件囊肿术后休息多久

重庆儿童白癜风患者平时要吃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