凸轮分割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凸轮分割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广东浆纸交易所大门紧闭回应称正常营业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0 19:30:40 阅读: 来源:凸轮分割器厂家

广东浆纸交易所大门紧闭 回应称正常营业

红岭创投因借款方 “失信”而不得不垫付1亿元,成为P2P行业又一个热点新闻。与此同时,作为借款方的广州4家浆纸贸易公司,也被媒体不断曝光。作为4家企业之一的广州市金山联纸业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金山联),及其实际控制人郝艺远,也被推上风口浪尖。

根据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的说法,这4家公司全为郝艺远的关联公司,周世平还表示,郝艺远并未失联。

同时,广东浆纸交易所(以下简称交易所)也被牵连进来,之前有报道称,交易所的实际控制人也是郝艺远,且因为此案已暂停营业。但交易所连发4条声明,坚称与郝艺远没有关系,并强调,交易所“一直在依法、正常、有序运营”。

事实真相是什么?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先后走访了金山联、红岭创投、交易所及其股东广东金信通集团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金信通),展开了求证调查。

8月29日下午,记者还来到金山联所在地的广州市天河区经济犯罪侦查大队,求证该大队是否受理红岭创投的报案等情况,但大队工作人员以记者不是当事人为由,拒绝透露任何信息。

浆纸交易所称进入需预约

8月22日,面对外界的质疑,广东浆纸交易所连续发布4条声明称,广东浆纸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是经广东省政府批准成立,并由国务院部际联席会、商务部、证监会审查通过的国内浆纸行业唯一的大宗商品交易综合服务平台,“一直在依法、正常、有序运营”。

8月29日(星期五)下午,当《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该交易所时,发现大门紧闭,场面十分冷清。见记者欲靠近交易所大门,大厦值班保安上前拦下,称交易所不上班。

据值班保安表示,交易所从8月15日起,就一直关门至今,关门后的两天里,有五六个人上门找董事长,均因找不到人而离开。“15号到现在刚好两个星期。没有员工来上班,也不开门,但每天里面会有两三个员工在,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记者在与保安交谈过程中注意到,交易所里面确实有三位员工在走来走去,但交易大厅一整排放着电脑的位置上却空无一人。记者提出要进入交易所,保安当即拒绝。其表示,接到交易所行政部通知,不得让任何外人进入交易所。

昨日(9月1日)下午,记者致电交易所,其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交易所正常营业,没开门是因为进入交易所需要预约,“这是私人地方,没有预约的话,怎么能想进来就进来。”随后,该工作人员以“纯粹内部事情,也没必要对第三方、第四方透露”为由,挂断了电话。

据了解,交易所旗下有一个国际浆纸网,记者发现,该网站在工作日仍有相关行业资讯的内容更新。

交易所在声明中还撇清其与金山联的关系,称自己的股东是广东金信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广东银信通林浆纸供应链有限公司、广东粤科钜华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而且,金山联与这些公司没有股权关系。

工商管理局的资料显示,广东浆纸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为陈世杰,成立日期为2011年8月5日。但媒体报道及交易所网站均显示,2013年3月18日,全球首家浆纸交易综合服务平台“广东浆纸交易所”正式挂牌成立。

一位熟悉交易所的人士再三跟记者强调,交易所的董事长就是郝艺远,并且声称其“常见到郝艺远”。

记者进一步求证发现,在国际浆纸网上,有一则名为《广东浆纸交易所与工商银行签订战略合作协议》的报道,发表于2013年11月,当时的交易所董事长就是郝艺远。另据《羊城晚报》2013年3月19日的报道显示,当时郝艺远的头衔正是广东浆纸交易所总裁。

员工称不存在巨额债务

8月29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位于广州市中山大道的金山联时,发现大门紧闭,但电子锁未上锁。公司大门口,还贴着致全体员工的通知,称公司前段时间出现了一些突发状况,于8月25日召开全体员工大会,并对继续留下来与公司渡过难关和另有其他安排的员工作作出安排,并决定从8月25日开始恢复正常上班。但通知的落款日期为8月28日。

记者在金山联办公室内遇到一名自称 “公司技术员工”的人员。该人员表示,员工要9月1日才正式上班,“因为前两天出了点问题。怕员工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

该人员还表示,目前公司并没有员工辞职,一切正常。

对于公司财务方面是否出了问题,上述自称“公司技术员工”的人员表示,债务方面,老板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过两天有可能会现身,“我们公司目前一切开展的工作、运营都正常。”不过,“老板去了哪里,我们员工确定不了,但是确定老板是没事的。”

此前,当地多家媒体报道称,金山联欠下16亿元的债款。这位员工则回应称,“这个行业从2012年才开始走下坡路,在我们公司原来有大笔盈利的前提下,这16亿(债务)是哪来的?之前有几个银行过来,但也没有(外界所)说20多家银行,我自己才见过两三个。”

而据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透露,郝艺远及其关联企业的借贷只涉及大概7家银行。记者从中国农业银行广州某支行内部人员处获悉,郝艺远及其关联企业确实向农行借过贷,但具体数额其不清楚。记者尝试从银行方面求证,但均未能得到回应。

此外,记者在金山联所在楼层停留期间,遇到3位自称与金山联有业务往来企业的人员。据了解,这3人均是来收债的,见无人接待,他们在拍照取证后离开。

此后,记者又来到金信通。金信通的工作人员并不愿意透露公司情况,公司的一位律师则告诉记者,目前不能透露任何信息,“因为现在负责人不在。”

此外,在金信通前台的接待处,记者再次遇到了之前到金山联“收债”的两名人员。

据金信通所处大厦的大堂值班人员介绍,金信通在几天前也出现过非工作日放假的情况,“这周一(8月25日)开始,关了两天门。”仅8月29日当天,已有几拨外人来找金信通,但不清楚原因。

合肥舒尔美弹力袜

成都海马

杭州氧桥

山东重锤风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