凸轮分割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凸轮分割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出没1112-(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51:43 阅读: 来源:凸轮分割器厂家

睡到半夜,我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在呼唤我的名字。我走出旅馆,跟随那一声声呼唤来到学校后林。林子里昏黑一片,我只能凭借手机屏幕照明,向里面没走多久,我看到树干上刻着鲜红色的字母“P”,还有“&”以及“P”,最后,我在一声凄厉低沉的声音中见到了一双悬在半空的脚。抬头看去,我才发现那是一具被挂在树上随风悠荡的尸体。我用了很大力气才将他从树上解下来,可是,他竟然睁开了紫青的眼皮跟我说话了:“你好,我叫马秋然。”

“别过来!”我喘着粗气从床上滚到了地下,才意识到这是一个梦。我不可能无缘无故做这个梦的……如果马秋然真的是被绑架了,那么这个案子一定不只是绑架。或许,他已经被撕票了——这样的话就和侯子刚他们编造奇怪的寝室规定的目的相呼应了。

想到这里,我竟然鬼使神差地离开了旅馆,之后,我整整在后林里转了两个小时,和梦里不同的是,我并没有发现树干上有字符以及挂在树上的尸体。

从林子里出来刚好半夜两点,我望着月朗星稀的夜空,做了个大胆的决定。

我的决定是回寝室看看。走回宿舍楼的时候,我感觉全身都开始冒汗了。是的,我此时出的汗就是我脑袋进的水,既然回到了宿舍楼,就根本停不下来了。我加快了脚步,很快回到了寝室门前。

拿出钥匙,开门,一系列动作断断续续但最终还是完成了……可是,就在我开门那一刻,我惊呆了。我的床铺上有人,其他人的床铺上也有人。天啊,我的数学思维并没有崩溃,崩溃的是理智。我差点儿叫出来,好在我条件反射地退出寝室,关门离开了。

当时寝室的月光很足,我不可能看错,只有两个可能:一是,寝室真的很邪,我触犯了寝室规则所以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二是,那的确睡着一个人,一个活人。

我是睡到中午才醒的。回到寝室后,楼宇伍东和侯子刚他们问我是不是去网吧泡了一宿。我稍有得意地告诉他们:“哥好歹是有女朋友的。”

听完我的话,他们集体投来羡慕的目光,从他们的目光中,我看出他们都还是单身。于是,我从这一点切入,和他们谈了很多如何追女生的话题,同时再次套出了一些有用的信息。

晚上见到夏子琪后,我开始把最新的收获全部说给她听,包括昨晚上的遭遇,以及今天下午打听到的细节内容:“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总喜欢叫室友的外号,对了,那个伍东因为长了一双熊猫眼所以外号就叫‘熊猫’。他们还管我叫‘镜框哥’。我还听出消失的马秋然是没有女友的,这就减小了情杀感情事故等可能性。”

“噗,眼镜哥?”夏子琪把喝进嘴里的奶茶吐出来,但表情却有了转变,“你昨天怎么不说,这信息也许有用。”

“这外号有什么用?”如果外号能解决这个困扰我几天的谜题,我宁愿接受“镜框哥”这个外号。

“大一学生,不参加学生会不参加社团,并且没有女朋友,那么他的在校时间百分之八十都会和室友度过。从这点可以推测,他被室友绑架的可能性更大了。等下,昨晚你回寝室是偶然事件,可你的床上却有一个不速之客,这绝对不是偶然。也许,今晚那个家伙还会出现,只是,今晚他会睡在长发哥楼宇的床上。”

今晚,轮到楼宇去外面睡了,我觉得夏子琪的话很有道理。

“你是半夜两点打开的寝室门,然后便是吃完早餐后的七点半,这个时间段就是他离开寝室的时间。”夏子琪转为命令的口吻:“你今晚绝对不许睡觉,尤其是在半夜两点前的时间和七点半前的时间格外清醒。”

“两点前和七点半前,前多少?”

“三个小时吧。”夏子琪站着说话不腰疼。

那天,我并没有送夏子琪回宿舍,而是早早回到寝室提前睡了一觉,半夜十一点后,我便开始了整整一夜的装睡。

皇天不负有心人。深夜,我终于等到了开门声。

我静静地躺在被窝里,凭借着耳朵来“观察”寝室里的一切。

“嘿嘿……嘿嘿嘿……亲爱的室友们,我又来了。”这个声音是我第一次听到。之后,我什么都没听见,这说明这男生走进寝室后,静静地呆在原地……随后,是开始脱衣服的声音,然后我听到了床轻微晃动的声音,这说明他爬上了床,那一定是楼宇的床铺。

这个家伙躺下之后呼吸声从急促慢慢转为平淡。

我开始睁开眼睛,稍微侧过头用余光看了几眼。整个寝室就保持着这样怪异的情形度过了一个小时。之后,陌生男生忽然坐起,嘴里念叨着着:“时间不多了,时间不多了……”同时爬下了床。他开始用刻刀在桌子上刻着。

“嘎吱,嘎吱……”

很久之后,他终于刻好了,于是从兜里掏出红色喷漆开始讲新刻出字符喷上颜色。完成一切后,他穿好衣服,离开了,那时,才四点多。

我一直没睡,撑到五点后我也下床了。在寝室的地面上,我发现了新拆封的小喷漆罐。这男生十有八九就是马秋然,他可能每天都会回到寝室睡一会儿,然后刻点儿东西便离开了。可他并不是每晚都刻,我能想到的唯一解释就是上一次他用光了喷漆,而这一晚他刚好拿到了新的喷漆。

可是,我完全搞不懂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随后,我将新的发现记录好之后就去找夏子琪了。

“快看吧,这些就是马秋然留下的最新的字符,”我说着把手机里的四张照片给她看。

第一张:“X”被补出了其余的部分,是一个“杀”字,“杀”字右边有一个箭头指向字母“P”。

第二张:字母“P”右边多了一个箭头,箭头指向符号“&”。

第三张:符号“&”周围出现一个箭头,箭头指向侯子刚的桌子。

第四张:侯子刚的桌子上出现了字母“A”。

“这里面一定隐藏了什么重要信息,可是我放弃了,我根本看不懂。”我只看到了那个“杀”字,可这个字是个人就能看懂。

黄石MPP塑钢复合管用混凝土包封吗&

黄山玻璃钢电力管用混凝土包封吗&

亳州CPVC电力管直接多少钱&

无锡塑钢防火窗欢迎咨询

滨州17514MPP电力管性能特点明显

江铃冷藏车5米优惠低价

逆变器拆卸价格采购固德威逆变器价格采购

山西玻璃钢电力管高温安装注意事项&

半自动钢筋锯切套丝生产线全自动钢筋剪切生产线

威海地埋HDPE硅芯管发展前景展望